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21)【作者:nihyou2014】
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21)【作者:nihyou2014】
字数:91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二十一章淫欲觉醒、白柔现身(上)

  接上一章,秦薇薇一声惨叫。

  直挺挺的坐在大头身上,小穴受到阳根导致的痛楚,令身子一颤一颤的。
  秦薇薇有些懵,傻傻道。「陈…仁挺…啊,怎么会…这样?」

  「呜…」她彻底清醒过来,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。自己竟然像飞蛾扑火做出如此举动。

 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下来后,秦薇薇支撑着双臂用力,想站起来。

  大头块头实在是太大,如今的她双腿劈跨的坐姿,根本就用不上力,而她双手又不想触摸大头的身体,只能手抵在洁白的床单上用力。

  可惜,她的手臂根本不够长,只能做无用功的挣扎而已。

  「呜…」

  秦薇薇哽咽着,小穴中承受的那种压抑似乎加重了,她双手最终还是抵在大头的腹肌之上,用力支撑起身体…

  巨大的阳根蜿蜒绵亘,显出端疑,久违的压迫神经似乎得以缓解,那闷在体内的痛终于释放出来、

  秦薇薇颤巍巍的臀脱离大头身体的接触,缓缓抬起,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。

  此时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蝴蝶,像一只破茧重生的蝴蝶,徐徐张开羞涩的翅膀去感知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。

  随着她身体的拔高,蜿蜒的阳根,仿佛像一根定海神针,逐渐变得昂长而又雄伟壮观。

  蝴蝶轻轻展翅,秦薇薇觉得自己能飞起来,阳根穿插小穴膣道带给她的摩擦感,她那哽咽消失,舒服得嘴里只哼哼。

  「嗯!哦!」

  秦薇薇莫名的发现,心理难以承受的那种压抑竟然瞬间消失了。

  大头突然托住她的白花花臀部,使她全身一僵,随之感到小穴狭窄拥挤的膣道仿佛被强行闯入一只庞然大物。

  膣道肉壁无形翻卷、紧绷、敞开,酸酸麻麻,酥软交替、如定海神针的阳根,让她全身乱颤,不能自己。

          龟头抵在最柔软的子宫花蕾时、

  「啊!」秦薇薇一只手捂着嘴巴尖叫,另外一只手按着大头的手,不让他再动。

  莫名的,大头似乎知道她的小穴根本容纳不下自己那昂长的阳根,他默契的托着秦薇薇的臀部,不在动弹。

  秦薇薇顿时安静了,两人四目相对。大头手托在她的臀往上浮动,小穴吐含着阳根,是那么的热情似火,简直要融化掉。

  这一刻,秦薇薇觉得自己要飞了。

  她不停地飞翔,从天空飞到大海,又从大海飞到丛林。

  她以前也飞过,相比之下,这次是她最愉快的驾驶体验。

  哦,不,是被驾驶体验。

  很奇怪,秦薇薇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内心有忤逆也有抗拒,更有说不出的甘之若饴,坦然受之。

  起起伏伏,被大头这个人形大猩猩托着,犹如腾云驾雾,小穴吞吐,淫液飞溅此起彼伏的时候,她竟然没有反抗,心里只有满满的刺激。

  为了保持自己的平衡,她不时的仰头,挺直腰肢,任自己波涛汹涌的双乳上下抖动。

  她没有任何的反抗,顺其自然,把自己全部的身心交给大头。

  任他驰恒。

  她好像相信大头会保护自己,就像刚才那般。

  阳根一经点触子宫花蕾,倏而拔地而起,蜿蜒而上、

  秦薇薇被激荡的一个激灵,由里到外感到一股蟾酥导遍身心,好像一条鱼儿在水中摆尾,荡起无尽的涟漪。

  「是不是太荒谬了?」

  连秦薇薇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。可意识却告诉她,自己是无比的清醒。

  自己是秦薇薇,自己现在正在这个大头的胯下承欢,羞耻、荒诞、悲欢离合、女儿陈媛媛,丈夫陈仁亭、、、

  一幕幕交织在一起,让她唏嘘、让她感叹、让她情不自禁的哼鸣。

  「嗯!嗯!哦,哦…」

  怎么会这样…

  她想停,可是更多是想就这么的…驰恒下去!

  「再享受一会,就停下。」

  秦薇薇在心里这样想道。

  大头的相貌很丑…

  大头的块头真大…

  大头的力气好大…

  大头的下面………

  短暂的接触,肉体的深度接触,秦薇薇脑海浮现出几个『大大大』。

  大头的下面………,在她的脑海里面浮现这个念头之后,秦薇薇发现自己竟然难以言说——

  『大』

  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词了么?

  不不不,她摇头,想驱赶这些荒诞不经的思绪。

  定海神针,龙族神器!

  龙珠穴与定海神针,一如针尖对麦芒。

  噗!

  定海神针直捣黄龙!

  大头如蒲扇大手包裹着她的臀猛的仰扬顿挫。

  满头飞舞,长发飘飘,白嫩硕大的乳房弹跳,双腿之间那昂长巨根咕噜一声没了踪影。

  悍然一击,骤然着陆。

  秦薇薇被冲击的陷入晕眩之中,摇摆不定,小腹正中好像多了一根莫名之物,要把子宫撑破了一般。

  「啊…呜!嗯…哦哦哦……」

  她还没有来得及呼痛,阳根闪现,身体又起,酸酸麻麻、酥软夹杂着蟾酥,犹如腾云驾雾的感觉,让她情不自禁娇吟。

  一时间,床榻之上,翻云覆雨,波浪起伏。

  体型粗阔犹如人形大猩猩的大头。

  胸脯澎湃身材丰腴美人妻的秦薇薇。

  二人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就像野兽和美女,苍鹰和小鸡,就像家猫和野豹、

                啪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噗——

  浮浮沉沉,跌宕起伏。阳根穿梭在其中,每一次抽插,都会发出微弱的击打声音,那是阳根和小穴肉壁搅动发出来的声音。

  「Ναι,ε?ναιπολ?κουλ。Θαπεθ?νω,θαπεθ?νω」哲意,爽的意思。

  大头嘴里稀里咕噜吐着异国的语言,他看着相貌粗鲁,丑陋,人确是有几分精明。

  此时的他,仿佛化作久经沙场的将士,懂得何时防守,何时进攻、何时又能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

  这么久来回托着秦薇薇的臀,大头丝毫没有吃力之感,反而乐此不疲。
  他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的不凡,肌肤如水,顺滑揉腻,阳根穿梭在她的小穴膣道,像是闯入母亲的怀抱,又像是鱼儿遇到水,从温馨到畅快淋漓,从迷恋到痴迷,甚至疯癫。

  秦薇薇嘴角微微抿起…

  大头眼珠转动、手倏然又一次狠狠挫下。

  进攻的信号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噗——

  阳根穿梭,贯穿子宫花蕾。

  轰!

  静等一秒钟。

               呲呲——

  没等秦薇薇大声尖叫,身体如腾云驾雾而起。

  「喔:- O…!」

  秦薇薇高声作嘶鸣状,放浪形骸,双臂挥舞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一般,最后抓着自己弹跳的双乳,尽情地揉搓起来。

  狮面目视一切,看似表情如常,内心如何,不得而知,唯独他的呼吸好像有些压抑。

  龙珠穴,龙珠不吐,男精不泻。

  龙珠穴,如女不愿,龙珠不出,高潮不现。

  意思就是说,除非女的自己配合,龙珠才会出现,而现在的情景是大头在操纵,并非秦薇薇自己的意愿,故而大头的阳根虽然舒爽却没有达到高潮。

  同样,秦薇薇也没有达到顶点,固高潮没来。

  你强任他强,我自巍然不动。

  浪潮浪涌,堤坝牢不可破。

  唯一之法就是让堤坝自行开闸放水,让秦薇薇自愿才能达到高潮之巅。
  狮面清了清了清嗓子,对着大头,说道:

  「大头,Σιγ? -σιγ?,π?ρετοχ?ρι,νατονεαυτ?τη?」哲意是说,让他把手慢慢离开秦薇薇的臀。

  大头,「——」

  视线中的秦薇薇玉乳颤动,两点镶嵌嫩红玉珠的乳尖就在眼前,大头心中欲火愈加强烈,下面的阳根如长矛般大杀四方。

  秦薇薇感受到小穴里面的鼓胀和坚硬,更是心乱如麻,肉体的碰撞,思绪确是无比的清醒,这使她心绪难明,无比矛盾。

  这就是『龙珠穴』的奇特之处。

  它能让男性雄风十足,欲仙欲死,又能让彼此在交合中思维愈加的清晰、透彻,只有这样才愈发的感受到身和心的契合,达到欲望的巅峰。

  大头感受着触摸臀反馈到大脑的酥软和惊人的曲线弹力,最终听从狮面的命令,艰难不舍的移开双手。

  倏一离开,臀骤然下沉,秦薇薇慌忙用手抵住大头的腹肌上,两条腿更是努力支撑下坠的身躯,脸上闪过刹那的失措。

  「我!……你要做什么——!」

  秦薇薇身体崩成一团,好像浮萍摇曳,她思绪清晰的意识到,臀部失去助力光靠自己无法支撑,她能感到阳根逐渐往小穴膣道深入中。

  慌乱与肉体的摩擦同行,她努力挺身又断续的下沉,浮浮沉沉,却任阳根径自穿插自己的小穴中。

  「喔!」

  阳根抵在子宫花蕾之上,她一个激灵迅速挺身,蔓延的蟾酥又使她无力的再次下沉。

  秦薇薇面红耳赤,内心非常清楚自己明明是想摆脱阳根的纠缠,却又好像正在寻欢的节奏,脑海里混沌一片,感受到小穴里的坚硬灼热,更是心乱如麻。
  她的呼吸越来越重,连续的起伏,早已让她力不从心,刚才有大头的辅助没有什么感觉,现在她就难以承受了。

  身体摇摇晃晃地起来,之后再落下,昂长而又巨大的阳根穿梭其中,每一次都是轻触子宫后,她又激灵似的起身。

  房间中,狮面似乎有些出神。

  床榻之上,洁白的床单上,秦薇薇赤裸的身躯,曲线丰满玲珑,透出一股成熟妩媚的风情。

  两条浑圆的腿劈开,两腿内测紧贴大头的盆腔,上身向上挺立,纤腰形成一个完美的曲线,她双手撑着,整个身体缓缓上升,像是在奔驰着。

  一起一落,完美的衬托出她硕大的圆臀和胸部的汹涌澎湃。

 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随着起伏,小穴缓缓包容那巨大昂长的阳根,这让她感到无比的充实,她开始痴恋这种感觉。

  大头的阳根昂长,从开始到现在,她的身体似乎难以容纳下,而今,她的臀逐渐的贴近坐下的肉墩,这就是秦薇薇感到充实的原因。

  「啊——」

  持续的起起伏伏,随着响起女人的尖叫声音,秦薇薇和大头两个人地身体叠在一起。

  平沙落雁,总归一处。

  大头的阳根实在是太长了,秦薇薇甚至能感觉到子宫充斥着要爆炸的错觉,如冲击波,由内到外,仿佛瞬间将自己的身体给摧毁一般。

  她慢慢的俯下身,肩膀、脖颈、耳垂、头发、丰满的乳房紧紧的贴在大头身体上,似乎唯有这样才能缓解小穴的爆炸感。

  大头双目圆瞪,身体的肌肤贴合,他感受透彻,她的爆胸、她的丰臀、她滑腻的肌肤、她的秀发、她地眉毛、她地眼睛、她地呼吸、她身上地味道,每一处都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占有她。用自己的强壮去征服她。这是大头脑里唯一还清晰着的念头。
  他的欲望化作动力,胯下的阳根血液加速,无形中,深入小穴的龟头由于充血而膨胀。

  匍匐着的秦薇薇倏然挺身,长发飞舞,双乳跳动,小穴膣道好像栖居着一个庞然大物,它轻轻一动,自己就能飞起来一般。

  大头如山的躯体蠕动,阳根往上挺动,秦薇薇却轻微向上撅起,媚眼如丝,眼神却异常的清晰明亮,看着大头欲言又止,却又轻轻叹息。

  她的身体迥异常人,这点秦薇薇自己也清楚,以前和陈仁亭结婚后,她就发现了,夫妻交合后除非她心甘情愿,二人水乳交融,才能达到巅峰,也就是高潮。
  简单说,就是如果她有一丝不愿意,作为男方根本就无法泄精,这也许就是『龙珠穴』的奇异之处吧。

  给他吧。

  都给他吧。

  秦薇薇感受到臀下的抽动,身下那叫大头的陌生人得不到发泄,最终遭罪的还是自己。

  难道自己还要坚持么?

  或者,下一次。或者,还能坚持两次。那又如何呢?

  终究会怎样。又怎么能逃的开?

  身体已经被侵占,那最后的防线又如何受得住,即使守得住,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吗?

  心底的最后一份坚持倒塌。也终于放开心菲和身体迎接这个不断地发起进攻的男人。

  这一刻,秦薇薇情绪发生变化,她紧绷的身体突然间酥软,硕大雪白的臀部缓缓的坐下,小穴尽情地吞噬那原本昂长的阳根,迎接它的进入,

  大头挺动身躯,然后突然间加力,阳根噗呲一声尽根而入,被秦薇薇的身体容纳。

  「咿呀…」

  这个妩媚到骨里的少妇,终于叫出让人骨头都能酥饼的嘶鸣声。

  这是一个让上天嫉妒的女人,也是一个能够让男人疯狂的女人。

  她能够让温柔的男人疯狂,也能让疯狂地男人释放出心底地柔情,不忍过重地折磨她。

  此刻的秦薇薇,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她的身心完全的投入,小穴完全的容纳那昂长的阳根,丝毫不觉得鼓胀,反而感到深深地舒爽。

  她似乎焕发出无限的活力,大头的缓慢抽插速度,让她十分不满,她倏然摆动腰肢,任阳根蜿蜒绵亘,在小穴露出那昂长的峥嵘,随后,昂扬顿挫、

  笔走龙蛇!

  噗——噗——呲——啪!

  「咿呀!」

  一连串的声响伴随着争鸣响起,阳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无踪。

  轰隆!

  秦薇薇睁大眼睛,眼前仿佛闪过一道惊雷,阳根贯穿小穴,进入自己的身体,突然间心里酸涩,泪水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  泪珠晶莹剔透,宛若水晶,令人心碎。

  虽然她在流泪,臀却自然摆动,迎合阳根抽插。

  梨花带雨,欲拒还迎,焕发出一种令人心神荡漾的美。

  这一天,从最开始的排斥,从开始心生厌恶到渐生好感。直到现在木已成舟,难舍难分。

  秦薇薇随着变化而发生变化。

  亲生女儿的牵绊,大头的强大攻势,还有现今的情景,她已没了选择。
 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,无数次的挣扎,无休止的内疚,最终她也没有逃出魔掌。

  陈媛媛的出现,更是让她坠入冰点,为了自己的女儿,却被逼着和陌生的男人上床,这一刻,她期望自己的付出是有价值的。

  秦薇薇脑海浮现陈媛媛的样子,心里对她的内疚如影形随,心中一阵阵绞痛。
              噗呲、啪——

  噗呲、啪!

  床上,她一次次挺身,然后坐下。阳根穿梭,贯穿她的身体,似乎唯有这样,方能减轻她心中的痛。

  想起自己被囚禁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,她不想自己的女儿跟她一样。
  如果女儿能好过一些,作为母亲,她愿意沉沦下去,想到这里,秦薇薇心性再一次发生变化。

  「咿呀!」

  她口中发出愉悦地呻吟,女子本是至阴至柔之物。可是她们的子宫属温性。被大头的阳根撞击,她子宫花蕾似乎弥漫着,发生着变化。

  秦薇薇觉得血液似乎沸腾起来,丝丝缕缕快感衍生,每一次坐下,似乎激起涟漪,无数的快感随波纹荡漾。

  隐隐中,她有些慌乱。明明想停下,可是身体仿佛不受控制的继续这么扭动腰肢和屁股工作下去?

  起身!呲呲,阳根在身下显露出蜿蜒绵亘的柱身,她甚至能感受到阳根摩擦膣道的吸附力。

  砰!她猛然坐下。

  呲呲。、啪!

  一道道壁垒被顶来,直通子宫。

  酸甜苦辣,百感交集,汇聚成糜烂的快感。

  她似乎爱上了这样粗糙粗暴而又直接的方式,一次次起身,之后再猛的坐下,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达到她心中的高峰。

  一次比一次猛烈,她简直在蹂躏自己,给人一种想把阳根揉在自己体内的错觉。

               呲呲——

               啪啪——

  咿呀!

  房间中交响乐此起彼伏,肉体的碰撞连绵不绝,秦薇薇身体散发出,如丝如缕,如馨如兰,淡淡的让人迷醉不已的气息,挥散在空中,聚少成多,直到塞满整个房间。

  秦薇薇趴在大头身体上面疯狂奔驰,长发散乱,脸色绯红,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,眼眶荡漾一摊化不开的秋水。

  「仁挺?」

  秦薇薇痴痴的看着大头,轻唤着曾经老公的名字,下身小穴液体泛滥,极为动情。

  灵与肉同时付出,秦薇薇俏脸通红,眼睛快要滴出水来,迎来巅峰高潮的呼唤。

  一刹那!

  两具赤裸不成比例的身躯几乎同时疯狂起来。

  大头不动如山的身躯仿佛从沉寂中苏醒,他猿臂一揽,秦薇薇丰腴的身躯在他的圈揽下,不值一提,像是小巫和大巫的区别。

  紧接着,秦薇薇感到身下的大头站立起来,而她犹如树袋熊一般挂在他的身体上。

  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秦薇薇还未来得及反应,雪白的臀覆盖上大手上下一托。

  阳根挥戈,深入浅出,直击花蕾,肉欲翻飞,尽在眼前。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夜来临,有明月升空,使得夜色下的永泰岛,看起来并非模糊,尤其是配合不少建筑内的灯火,虽不如白天那么明亮,也已经是很清晰了。

  这片如卡通世界的城堡建筑群中,游荡者无数的夜行人,仿佛游兴满满,徜徉徘徊。

  在一处灯火阴暗之处,二男一女正在交头接耳密谋着什么。

  其中一女眉头紧锁,但依然难掩她英姿煞爽,窈窕而又丰硕的身姿。

  「这个女孩…绝对是陈媛媛。」

  「白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个局长的女儿不是被绑架了么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,而且看情况也不像被绑架啊。」

  一边男的说话瓮声瓮气,声音带着洪亮开口。

  「李国柱,你给我闭嘴。」女的眼光带着寒气警告似的小声开口。

  被叫做李国柱的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什么,脸色讪讪下意识的摸摸头,不在作声。

  「白队,我也有些糊涂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陈媛媛是我发现的,如果说是被绑架,可又不像,按照档案里描述,这陈媛媛性格叛逆,该不会自己跑来这里,跟她父亲怄气吧。」另一个男的低声开口。

  「嗯!你说的也不无道理,绑架的目的无非是勒索钱财或者是别的什么,如果要钱,他们该会联系才对,可是这叫怎么回事。」

  女的低语道。不过隐隐中,她疑惑不已,好像有什么她忽略了似的,倏警惕的观察四周低声开口。

  「唐磊磊,你确定陈媛媛进入这栋别墅?」

  唉,唐磊磊下意识的揉头,前天的一幕历历在目,陈媛媛的泼辣及火爆身材,每每想起,都让男人经不住流口水,见到白柔瞪着自己,饱满的酥胸一挺一挺的,唐磊磊不无恶意的想着,白队的胸也不小啊。

  「看什么呢?说。」

  「呃,白队,我确定陈媛媛…真的进去了。」唐磊磊一指附近那栋造异奇特的别墅肯定的说道,随后他打着哈欠继续开口道。

  「白队…我们都顶了两天了,是不是……,先跟局长汇报一下吧。」

  「先等等,让我想想。」白柔皱着眉道。

  这栋别墅外表看着奢华而又与众不同,隐隐透出奇异的气息,让白柔疑虑重重。

  陈媛媛?是被挟持呢,还是恶作剧?

  监视一个整天,没见到一个人出来,这里面的人都在干嘛呢?

  夜色下,有风吹拂,白柔英姿煞爽的面庞,粉红色的耳朵微微一动,隐隐约约好像听到…

  「咿呀…呃…别这样…放我下来,呃呃。」

  蹭、白柔身形一顿,胸前酥胸一颤,俏脸不由一侧开口。

  「你们有没有听到?」

  「白队,听到什么?」二男面露疑惑,李国柱道。

  「别墅…女人的声音…」白柔似回答又似自言自语,她眉头紧锁,侧身作倾听状。

  刚才那断断续续的女人的说话声似乎消失了,让她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产生幻觉。

  真的是幻听么,白柔身着黑色紧身衣,虽然在朦胧夜色下,有些融入黑暗的氛围,但胸口『V』领露出的雪白及汹涌,依然让人为之一滞。

  她半侧身,表显前凸后翘的身段,长发被束成马尾,即干练又显出修长的脖颈。

  也许真的听错了,白柔微微摆动头颅,侧耳倾听,一点声音都没有,她紧绷的神经松缓、

  不料,身躯倏然一僵,风儿轻轻撩起她耳垂几根发丝,断续的女人声音,又被她捕捉到。

  「咿呀!…仁挺…呜…对不起………」

  白柔身体猛的一颤,『仁亭』三个字让遭雷击,她努力想再倾听着什么,可是又什么听不到了。

  「妈的,有情况。」白柔爆出一句粗口,见到二男用呆滞的目光瞅着自己,即使有黑夜掩护,白柔脸色也为之一恬,不过想起刚才听到的话语,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。

  「情况紧急,什么都别说了,我决定潜进去看看。」

  李国柱二人一直都在看着白柔的动作,白柔胸部结实而丰满,不动弹还不觉得,看到她现在拍胸口的模样,胸部丰盈处不停的摇晃,晃得二人都忘记说话了,白柔似乎觉察出了什么,她脸上出现一抹不自然的嫣红色,随后美目一瞪,英气带煞道。

  「李国柱、唐磊磊!」

  「呃呃,白队你不能进入,太危险了。」

  「是啊,是啊!」二人同时表态,都有些心虚的转移视线。

  「都给我闭嘴,我长话短说,你们掩护我,记住,这是命令。」

  白柔语气坚决不容置疑。

  「是…」

  「是……」

  听到两声有些不甘的服从声,白柔心中隐隐透出一分自得,这就是上属和下属的区别。

 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,知道李国柱及唐磊磊视线在她胸部转悠,她只是脸色微微有些红,居然还略略挺了挺胸,让她胸口的丰盈更加显眼。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夜色朦胧。

  一条身影突然窜了出来。

  几个晃动,她的身影消失无踪。

  白柔终于潜入进来。

  而此时。别墅内一片漆黑,特别安静。

  「还好没事。」

  见到并没有发生意外,白柔这才松了口气,警惕的打量四周。

  女人的呼声,一直在她的里响。

  而且。白柔清楚的记得,话语中…仁挺,很有可能是她的上级的名字。
  如果真的如此,陈媛媛可能有危险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白柔当然不可能不管,无论如何她都要探查一番才行。
  白柔一边警戒着一边潜行。

  突然她凝目朝着别墅其中一个房间看去。

  房间亮着灯光。

  「有人…」

  心头一动。

  白柔稍微感应了一下,当即就潜行过去。

  刚一到房前。

  白柔就看到模糊的身影。

  这个房间,房门安装一块足有半米宽的正方形玻璃,仔细一看。

  「隐形玻璃!」

  白柔的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  她非常清楚这玻璃的性质,平时监管犯人的审讯室,一般都是安装的这种玻璃。

  简单说,这种玻璃可以无形的监视犯人,而让对面的人察觉不到。

  如今这个房门正是这种玻璃,这说明什么?

  说明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外表看的那么简单。

  陈媛媛有危险。

  「该死。」

  白柔牙关一咬,将头探了过去。

  房间中…

  出现了一名女孩子,她约莫十五六岁,长长秀,雪白柔肤,朦胧双眸,如朱红唇。

  「陈媛媛。」

  白柔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。

  视线里,她就仿佛是神的眷物,完美得像那透明水晶,不存在一丝气泡的瑕疵。

  「呃,别闹我,再让我睡会……」

  一个诱人心魄的声音马上在房间响了起来,白柔愣住了,身体霎时间绷紧。
  房间里还有别的人?

  她下意识的用目光巡视房间,躺在白色床上的陈媛媛看起来有些虚弱,丝被掩盖的身体似乎在发抖。

  墙上的时钟已经显示为凌晨一点,房间内除了陈媛媛,哪里有别的人?白柔正想收回视线时代她看到房间正中挂着的液晶电视。

  液晶电视上,鲜红而晶莹的色泽铺满整个屏幕,乍一看,万紫千红。

  这是什么?白柔疑惑,她总感觉怪怪的。

  床上,陈媛媛身体上的丝被滑落,一身如雪的肌肤竟比雪白床单还要白亮一些,她的容貌暂且不说,在她的小脸上有着两道泪痕。

  白柔忍不住又是身体绷紧,睁大眼睛显出她的惊讶。

  一丝不挂,赤裸裸。

  陈媛媛手搁在自己小腹,状似抚摸,脸上显出她很痛苦的样子,于是她的手开始下移,来到臀间。

  噗!一声响,她的手中抓住了什么?

  这期间她一直闭着眼睛睡得迷迷糊糊的,甚至她双手抓住了一根莫名的物体都没发觉。

  白柔顺着她的身躯向下看去,在她的臀瓣间,莫名的物体,蜿蜒显出轮廓。
  同时陈媛媛声音发出了更加诱人的呻吟声。

  陈媛媛似乎感觉到什么,手握着菊管又往外拉了拉,眼睛张开了一条细缝,从眼缝中她看到了墙壁上挂的液晶电视,

  此时的画面,鲜红晶莹的色泽显得黯淡无光,似乎充斥着一层污垢,陈媛媛脸色顿时显出恼怒之色。她猛的挣扎着站立起来。

  直到这时,她才感觉到下半身一阵刺痛,顿时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  边哭边说道:

  「该死的菊花锁,呜呜,陈仁亭,你是怎么当局长的,怎么还不来救你的女儿,呜。」

  陈媛媛哭了一会就停了下来,她不停用手拽臀间的菊管,身体不经意的扭转。
  注视的白柔整个人都呆住了!

  先发一章,后章随后。
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、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